【淫魔横行之斗破苍穹】01

字数:6957


(一)

「二长老,测验完毕了么?」

萧炎望着石碑上的金色大字,缓缓的抽回手掌,瞟了一眼旁边精神有些恍惚的二长老,淡淡的出声询问道。

「哦,呃,完了…」被萧炎的声音惊醒,二长老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从那漂移而涣散的目光来看,他显然还处在震惊之中。

「唉,一年五段斗之气?这修炼速度…恐怖。」许久后,缓缓回复清醒,二长老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心头莫名的轻叹了一口气,老眼之中的质疑,终于是在现实的面前,消失得干干净净。

「咳…」高台上,二长老的咳嗽声,终于拉回了全场的目光。

「仪式复测已经完成,按照以往的规矩,萧炎将会接受一次挑战,挑战的权限是斗者之下,谁要来?」二长老目光在萧家那些年轻一辈身上扫过,轻声喝道。
如果说成人仪式的测验,是检验斗之气的强度的话,那么这挑战,便是检验族人对斗技的修炼与掌握程度,毕竟,一旦与人生死交战起来,斗技也是衡量胜负的重要原因,各个家族对此的重视程度,也并不下于斗之气的修炼。

听着二长老的喝声,台下略微骚乱,萧家的年轻一辈,皆都是面面相觑,怯怯的不敢开口说话。

萧银看到此景不由暗笑,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这是斗破苍穹中的情景,马上萧宁就该挑战了,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原因很简单,他看了这部小说,而现在他出现在小说中是因为他原本所在的世界被一名实习的天神失手杀死了肉身,实习天神为了实习能够通过满足了萧银无理的要求,让萧银成为斗帝,去各种小说,动漫以及游戏中去奸淫女主,实习天神无奈同意就有可现在的一幕,他先穿越斗破苍穹之中成为了萧炎的弟弟萧银,并且还是一名斗帝,当然他要隐藏没人能发展现,斗破苍穹的美女们注定要被她他奸淫了。
「我来!」萧银跳上台去「哥,你恢复真太好了,我们切磋一下呗。」
萧宁冷笑着看着台上,决定观察一下再说。

二长老眉头皱成一团,最后还是也是同意,萧银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动作,把裤子脱了下来扔到一旁,直接赤裸了下身,他还故意调整方向,把自己赤裸的阳具朝着萧熏儿,直把萧熏儿看的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家族中的女性一个也没料到萧银会这么做,一个个叫呼不断,面色绯红,娇羞不以。

「你这畜牲!成何体统!」萧战怒喝一声,起身欲教训萧银。

「父亲息怒,我脱裤子只是因为我修炼了特殊斗技」萧银解释到。

「一会你要是解释不清什么斗技要脱裤子我废了你!」萧战怒气冲冲的坐了回去。

萧银见萧炎还战在原处,看样子是让他先出招,萧银然让不会客气,转身对着萧炎撅起屁股就放了个屁,萧炎直接被萧银一个屁蹦飞了,也不是是被蹦晕了还是被熏晕了,萧炎落地后就昏死了过去,全场死寂!

萧熏儿第一个反应过来跳上台来,跑到萧炎身边蹲下查看,萧银见机会难得,也裸着下身走了过去,萧熏儿查看过萧炎的伤势抬头看向走来的萧银,可是萧银的位置掌握的非常好,裆部正好对着萧熏儿的俏脸,所以正好看到那里,小脸不念再次绯红,要责问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熏儿表妹,我的鸡巴好看吗?」萧银无耻的问到。

「你……」萧熏儿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命根,还是这么近的距离,呼吸时吸入阳具上男人的气息纯度都能起到催情的效果。

「我想尿尿了!」萧银说完后都不等萧熏儿反应过来就尿了出来,一道淡黄色的尿住精准的尿到了萧熏儿的脸上,在萧熏儿的脸上尿开了花,萧银的这泡尿尿的时间还挺长,尿流入萧熏儿的胸部淋湿她的衣服还在向下流,经过她的私处打湿了她等内裤流到地上,萧银尿到萧熏儿脸上后形成了一个小瀑布一样在她身上流下,第一次被男人尿到的萧熏儿有点被萧银尿晕了,蹲在那里让萧银尿着,直到萧银的尿流到她的私处,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快感刺激的萧熏儿一激灵,才醒过来,发现萧银正在往她脸上尿尿,还尿的她一身都是,可是已经晚了,尿液流过她私处时的酥麻感让她小穴发痒,全身发软使不上来力气反抗,只能蹲在那里接尿,。

「嗯~」萧银尿了这么长的时间没停,萧熏儿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发出一声娇喘,双腿开始夹紧相互摩擦着来缓解私处的异样感。

「你还要尿多久啊,我……我快被你尿的……不行了……」萧熏儿身体开始颤抖了,双腿用力的夹住摩擦着,忍不住娇喘起来,不免把尿到脸上的尿喝进去一部分,既然已经都喝尿了喝多喝少都是喝,遇上可怜楚楚的看向萧银,开口求饶。

萧银停了下来,就在萧熏儿以为得救了的时候萧银转了个身,一撅屁股,赤裸的臀部坐在了萧熏儿的脸上。

「呜呜~」萧熏儿双手在半空中无力的挥动几下后抓住萧银的双腿。

「噗~」萧银紧贴着萧熏儿的小脸无情的放了个屁,只见萧熏儿娇躯猛地抽搐颤抖数下,纤指用力的抓住萧银的双腿「嗯」的闷哼一声,身体就有些飘飘然的晃动,下身传来『栖漓漓』的水声不断的有液体流下,萧熏儿竟然被萧银坐在脸上放了个屁弄失禁了,萧熏儿流了一会尿身体一软倒在了萧银的身下。

「你这滚蛋!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萧家的耻辱。」萧宁和萧家一直幻想着萧熏儿的人见萧熏儿如此受辱那里忍得住,都喝骂着冲了上来。

萧银见斗破苍穹第一美女就这么被自己玩的倒在了尿水里正成就感十足,突然一阵噪音让他很不爽,好歹也是斗帝还成天陪你们玩烦不烦,于是……

「啊呸!」萧银呸了一口,瞬间毁灭性的气流压出,家族中所有男人和年纪超过25的女性全部被吹飞震成重伤到倒地不起,至于年轻的小美女呢?嘿嘿!
自然没有受伤,不过她们身上的衣物全被吹的粉碎,全都一丝不挂的呆立当场,发现附近的男人全都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才知道裸体全被人看光了,尖叫着跑掉了。

「不自量力,聪明的话别惹我,别说你们,我灭了整个帝国比撵死一只蚂蚁简单。」萧银说过后捡起裤子穿上离开了,留下被震惊的不知所措的萧家众人。
萧家人全都学的崇明了,都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而萧银呢决定不太过分,不想打破主体剧情,跟着主线剧情走一个个的去奸淫女主才有意思不是!

夜晚,萧熏儿的房间:萧熏儿的身体泡在浴桶里,想到白天被萧银给尿了还被他光着屁股坐在脸上不由又气又羞「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谁啊?这么大仇?熏儿表妹被人强奸了吗?」萧银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出……出去!」萧熏儿急忙将身体全都藏进桶中,并运转斗气,白天的事绝不能再发生了,萧银在不出去她就攻击。

「这大陆我想去哪就去哪,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对了,熏儿表妹被谁给强奸了?萧宁吗?他怎么干的你?是不是那天把你拖进男厕所的时候把你给草了,当时还有谁干了你?」萧银十分无赖的躺在萧熏儿的床上,用语言骚扰着萧熏儿「表妹的床好香啊!」

「下流……我才不是被萧宁强奸的呢,那天他把我拖到男厕所里后逃掉了!」
萧熏儿被萧银问得俏脸通红,不去看他,狡辩到。

「哦?不是被萧宁强奸的?那是被谁啊,我哥知道吗?都说女人都有被强奸的幻想,看来是真的咯。」萧银坐了,开始拖自己的衣服。

「下流……我没有被强奸过,我是说不会放过你,马上滚出去……你……你脱衣服干嘛!?」萧熏儿听到声响转过头来发现萧银真的脱光了衣物朝她走来,羞的她急忙闭上双眼转过头去。

「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天你被萧宁拖到男厕所里也看到不少根吧。」萧宁说着把硬起来肉棒挺到了萧熏儿口鼻处,上面散发出的气味让萧熏儿呼吸急促起来身体也有些发热。

「拿开……你到底想怎样?」萧熏儿不是无聊做作的娇娇女,怒视着萧银质问到,并且准备一击杀了萧银。

「你看我的鸡巴都这么硬了还想干嘛,当让是想干你了!」萧宁说着抓起萧熏儿的玉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一握,用熏儿得手撸起来。

「你……嗯……怎……怎么会……啊……不要……」萧熏儿感觉手上传来炙热的温度,让她一阵颤抖,接着全身一软,斗气全都散了,只能无力的帮着萧银打飞机。

「怎么,刚碰到我的鸡巴就全身发软了,你好骚啊,以后我就叫你骚子,认识的熟人以为我叫你嫂子,不认识的一听就是在叫小骚货。」萧银暗中用着斗技,缺又眀着羞辱萧熏儿。

(二)新的神秘组织『断』

熏儿几次想把手抽回去,可是身体越来越软,斗气也无法运转,只能任由萧银抓着她的手做龌龊事。

「你……做了什么?……好卑鄙!」萧熏儿冰雪聪慧,猜到了肯定是萧银做了什么手脚。

「我哪有啊,是你这小骚货太敏感了,被男人一挑逗就发情了,下面都开始发痒了吧。」萧银无耻的飘进了萧熏儿浴桶。

「你……别这……啊……」萧熏儿紧张的向后缩着,但浴桶的空间终究有限,萧银坐进去的时候两人赤裸的身体不断的发生摩擦,激的萧熏儿又是一阵颤抖。
「表妹,要不我帮你擦擦背。」萧银淫笑着说到,下面不动声色的调整膝盖的位置,抵在了萧熏儿的小丘上萧熏儿发出「嗯」一声压抑的娇喘,娇躯猛的一僵,随后软了下来,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

「你最好马上停……」萧熏儿发出最后的警告,只是这软绵棉的娇喘夹杂的警告在萧银耳中只能算无尽的诱惑。

「你是指古族吗?最好别指望这个了,我只用泡杯茶的时间就能杀光远古八族的所有人,斗帝和斗圣的差距不是你能想象的,古元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萧银打断萧熏儿的话。

萧熏儿震惊了,当然不是震惊萧银嚣张无比的狂话,而是萧银居然知道她的身世背景,不过萧熏儿的思路很快就被下身酥麻的快感打断了,萧银正用膝盖顶着她的私处乱动,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身沿着后背蔓延到了她的全身,让她的身体开始痉挛,萧熏儿无助的用另一只手无助的自己的嘴唇(为什么是另一只手?
因为那只手还被萧银抓着放在棒棒上!),不想发出诱人犯罪的呻吟,但还是避免不了的发出了更具诱惑力的鼻音,如果萧熏儿知道萧银更喜欢这种带有抗拒性压抑的喘息声会是何等的绝望。

然而更让萧熏儿绝望的事情发生了,不偏不死的正在这种时候响起来敲门声,而敲门的人是……

「熏儿,你休息了吗?」来的人正是萧炎!

「啊……嗯嗯……」萧熏儿刚要回话,萧银用膝盖用力的顶了一下,要说的话变成动人心魄的呻吟夺口而出,萧熏儿快哭了,求饶的看着萧银。

「……熏儿?」门外的萧炎没想到萧熏儿会突然发出这样的声音,愣了一下疑惑的叫了一声。

「萧炎哥哥……怎么这个时间开啊,刚刚在自慰,被萧炎哥哥的敲门声下了一跳……请等一下……」萧银用斗气模仿着和萧熏儿一模一样的声音说道,萧熏儿眼睛睁的大大的,吃惊的看着萧银,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做,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萧炎……

「……既然你不太方便我就先回去了……」萧炎的声音有些怪异,他也无法相信熏儿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熏儿求之不得,刚要让萧炎离开,不料萧银移开了膝盖,取而代之的将魔爪放了上去抚弄起来,熏儿急忙咬住朱唇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娇喘声,娇躯做着无用的扭动动,不知这样的扭动只能徒增自己下身受到的快感而已。

「等……等一下!萧炎哥哥先不要走!」萧银再次模仿萧熏儿的声音挽留萧炎,而外面萧炎明显止住了身形。

「嗯……你……嗯…太过分……啊……嗯嗯……到底……要……嗯……要…
…怎样……才……哦……嗯……肯罢手……我死了都不会给你……啊……你……「

萧熏儿被萧银扣弄的开始动情了,靠在萧银身上娇喘着说完这句话。

「那这样吧,今晚你只要让我射出来我就放过你,没人知道我们的事,怎么样,反正都这样看也看了摸也摸了,你都被我给扣成这样了不是,帮我射出来也不算什么吧。」萧银说着,将手指插入萧熏儿的小穴之中抽插起来,被淫玩许久的萧熏儿空虚小穴突然被异物插入,又被萧银用斗技驱散了痛觉只剩快感,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手指进去后的快感,不给萧熏儿反应的机会,萧银的手指已经在萧熏儿的小穴中抽插了起来,吧萧熏儿玩弄的整个身体都弓了起来,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放开,但是萧熏儿还是压抑着自己的娇喘,不知门外的萧炎能不能听到这里的声音。

萧银抽插了百余下,萧熏儿发出一声高昂的娇喘,下身泄出大量的液体软到在萧银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确是被萧银用手指给玩到高潮了。

「舒服吧?」萧银在萧熏儿的耳垂上添了一下问道。

「嗯……」萧熏儿轻轻的应了一声。

「萧炎哥哥,想听熏儿叫床吗?熏儿在这叫给萧炎哥哥听。」萧银抱起还在高潮余韵中晕晕乎乎的萧熏儿把她放到床上,再次模仿萧熏儿的声音对着买面喊到。

「熏儿……你……」萧炎在门外有些尴尬,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都是萧炎哥哥的错啊,本来熏儿今晚发骚了想要自慰一下,萧炎哥哥突然跑来打断了熏儿,只能便宜萧炎哥哥了,怎么样?要听嘛?」萧银说完后直接吻住了萧熏儿,不让他说话,萧熏儿无力的推拒了几下,随后淹没在萧银高超的吻技之中。

「我在你身上射出来今晚就算过去了,躺着别动。」萧银说着架起萧熏儿的双腿,将阳具放在萧熏儿的私处摩擦着。

「啊……嗯……嗯……」萧熏儿被萧银这么一磨,根本没回话的能力,十指用力的抓住床单,,整个身体都在痉挛扭动,原本被压抑的呻吟再也无法控制,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小穴中不争气不断流出的淫液宣誓着它的需求,很快萧熏儿身下的床单就被殷湿了大片。

萧银又摩擦了一会,在萧熏儿被快感淹没的时机插了进去,由于通感被萧银所驱逐,这一下真实的第一次插入直接把萧熏儿的快感像浪水浇上心头,萧熏儿无法控制的再次到达了高潮。

「你好骚啊,被人强奸高潮了两次。」萧银加快了抽插速度,挺着坚硬的肉棒大力刺入殷红的嫩穴中,淫水被紧紧的嫩穴挤出,浪花四溅,阴唇随着快速的抽插内外翻摺,抽送了百余下,肉棒进出白嫩的肉穴分外清晰,淫水沾在肉棒上闪闪发光,湿润的小穴柔软无比,却也紧紧的包裹着大肉棒,巨大的龟头挤弄着小穴里的嫩肉,发出「滋,滋」的声音,两人同时舒爽万分,此时萧熏儿被插的已经彻底放下挣执,随着大肉棒的进出,放声呻吟着。

淫水早已湿透床铺,在被抽插了数百次之后萧熏儿的呻吟止住了一刻,随后大量阴精从萧熏儿的小穴中喷洒了出来,萧熏儿又被萧银给干到高潮了,萧银也忍耐不住,将所有的精华全都喷洒到萧熏儿的深处。

萧熏儿被干的最后一次高潮后在呀坚持不住,昏睡了过去。

「……熏儿……?」萧炎在门外听到萧熏儿在最后一声高潮的呻吟后就没了声音,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刚刚高潮了,熏儿已经很累了,萧炎哥哥就先回去吧,熏儿就不送你了。」萧银模仿着萧熏儿的话说到。

「哥,等一下。」萧银不知从哪跳了出来,拦住了准备回房的萧炎。

「有事?」萧炎的目光看不出什么,萧银也懒得理会。

「药老呢?让他出来,我有话跟他说。」萧银的话音刚落,萧炎的目光就冷了下来。

「你是到底什么人?」萧炎提起警惕,敌意十分明显。

「我是你弟弟你自己不知道?药尘你自己出来,别让我把你镐出来。」萧银随意的说到。

「小子,你的口气真是不一般啊。」药尘也按耐不住主动现身了。

「我和魂族的那群废物可不同,请吧,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现在的萧炎知道的好。」萧银说完后身后的空间猛然扭曲崩塌,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率先了进去。

从萧银口中听到魂族这个名字是药老就被震惊了,现在见萧银竟靠念力轻松破开空间,更是引发了恐惧,萧银最低是斗圣……

药老示意萧炎等在外面,独自一人走入萧银所开辟的虫洞。

「药尘,我想我是什么级别你应该有数了吧。」萧银见药尘进来了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开口说到「不过我不是斗圣,而是斗帝,我叫你来是因为萧炎现在最信任的人是你,你帮我把意思转达到了即可,你们不用管我倒是是谁,我就是萧炎的弟弟,至于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泡妞,所以不会与你们为敌,也绝不插手你们的事,你回去劝劝萧炎在成为斗帝之前别和我为难,他还是我哥,仅此而已。」
药尘应了一声就径直离开了,已他的头脑自然明白,哪怕萧银只是个自吹斗帝的斗圣,真要杀他们意念一动就足够了,还会找他谈话?所以不在多说。
而就在药尘离开后不久一个刺耳的掌声「不愧是斗帝唷~居然敢跟主角的老
师这么说话。「一名银发红衣的绝美少女走了出来,看起来有点像《蔷薇少女第二季》里的蔷薇水晶,不过她左眼带的是一个累死化妆舞会用的半张面具,说完后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紫色的气息从她的口中吐出,紫气凝而不散,很快化成一柄长矛向着萧银射去。

萧银不认为这种攻击能伤到他,不多不闪的用身体去迎接长矛……然而长矛无情的贯穿了萧银的心脏,彻底刺穿了萧银的身体。

「很疼的哟~嘿嘿!那么后会有期了~欧尼酱~」少女在重伤萧银后身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有那声充满特别韵味和讽刺的欧尼酱还回荡在这个空间……
而欧尼酱不是这个世界所有的称呼,这个比斗帝还要强大的少女在提醒萧银她也是穿越者,而且来者不善,看来只是来警告萧银不要太嚣张,就把萧银打成已斗帝的体质恢复十年才能复原的重伤,这名少女到底有多强可想而知,而且萧银感觉到少女绝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有一个更强大的组织,一个不属于任何世界跨越所有时间线和空间结界的恐怖组织,只是看他不顺眼过来给他提个醒而已,这个组织说不定还有比这名少女更强的人存在……

想到这里萧银苦笑一声,拔掉刺穿心脏的长矛,虽说不至于被这名少女杀死,但是人家这小MM本着「我警告你唷~」的原则手下留情了,不然今天就算打赢也是同归于尽……

到底……这个世界不同的时间线和空间还存在着多少恐怖的强者。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